乐视最后一位守夜人也走了

张昭终于离开了“乐视”,尽管当前的“乐创文娱”已经与乐视没有太大的关联。

2019年6月24日下午,乐创文娱原董事长、CEO张昭辞任的消息刷爆了影视圈,官方公告称,“张昭先生因个人原因,提出辞去乐创文娱董事长、CEO职务”。

关于张昭的去向,外界纷传,张昭近期将有新的创业计划,或为复星集团投资的一家影视公司。投中网向复星系的一位高层求证,对方回应称“复星内部还没有信息,但荣华离开之后,复兴影视总裁的位置已经空置很久,张昭接任的可能性很大”。

第二段创业告终,孙宏斌长子接位

张昭辞任乐创文娱职务一事早有征兆。早在2019年4月19日,财联社就曾爆出,乐融致新董事会成员进行了变更,孙喆一进入乐融致新担任董事,刘淑青仍为董事长,但乐视影业CEO张昭退出董事会。在今年上影节的某场活动上,活动名录上张昭最后一次以乐创文娱董事长的身份出现,但现场观众告诉投中网,张昭并未如约出席。苦苦挣扎近两年的乐创文娱(原乐视影业,2017年),终于失去了他“魂”。

说张昭是乐创文娱的“魂”,一点都不为过。在贾跃亭曾经打造的乐视生态里,乐视影业曾是乐视七个生态中重要的一环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乐视影业成立于2011年,由时任光线影业的总裁张昭创立,以发行业务起家,出品或发行了许多颇有名气的作品,例如《小时代》系列,《熊出没》、《归来》、《追凶》等。也就在最为辉煌的时日里,乐视影业先后与张艺谋、徐克、陆川、郭敬明等多位签约,2014年获得B轮投资,曾估值达48亿元,投资方包括孙俪、邓超、黄晓明、冯绍峰等多位明星,这一切张昭功不可没。

如果说张昭是国内最优秀的电影产品经理之一应该没人反对。他在光线影业时运正好时离开,他单枪匹马从无到有建立的乐视影业一度跻身民营电影公司前五名。拿2016年来看,乐视影业共获得超过39.5亿的票房,11部影片实现了票房“片片过亿”,排在中国电影公司票房增速榜的第一位,在2016年大盘增速仅3.7%的背景下,着实难能可贵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张昭的许多想法其实非常具备前瞻性,早在2013、2014年的时候,他就提出过许多被后来论证成趋势的概念,比如地网发行的概念、互联网电影公司的概念、电影产品经理、粉丝电影、网生代、多文本开发、无限货架理论等,后来都被行业接纳并广为引用。

张昭辞任后,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喆一将接任乐创文CEO一职,而孙喆一正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,融创文化成立于2018年12月,与融创地产、融创物业和融创文旅并行成为融创中国的四大战略板块,乐创文娱与其成为一把手的时间为今年2月21日。目前,张昭与孙喆一已完成相关工作交接。

乐视最后一位守夜人

“张昭还是很努力的”,上述复星高层对投中网评价称,“只是没有踩到点,外因和个人判断都出现了偏差,当时局变化的时候,离开还是坚守?如果坚守,坚守的方向是否正确,在这些判断上都出现了失误”。

但却不能否认,张昭着实有点“倒霉”。如果单从乐视影业这一“产品”上看,无论是投资人、旗下的导演明星阵容、还是决策层的专业程度,都堪称行业领先。

“乐视影业的资金链非常健康,并且从一开始就是盈利的,一直运营的都是高周转的项目,不缺钱”,张昭曾经对媒体表示。但盈利的乐视影业并未从家大业大的亲爹乐视那里捞到好处,反倒是多次舍身救主,成了上市母公司的奶妈。

先是2014年12月,乐视股价一再波动,原本准备独立上市的乐视影业搁置上市计划,宣布注入乐视网,承诺一年内启动注入工作,消息放出,乐视网股票一路涨停。但现实再度把张昭坑了一把,先是并入上市公司重组的进程一度搁浅,估值缩水,接着就是《长城》、《爵迹》等电影的接连失利,业绩对赌未能完成……尽管如此,乐视影业仍然是乐视的七大生态里唯一赚钱的一环。

融创中国的公告显示,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,乐视影业的其他应收款高达17.75亿元。而这一数据,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7341.44万元、18.52亿元。也就是说,2016年年初到2017年第一季度,乐视影业的其他应收账款增长23倍多!这其中,几乎全部来自于乐视控股的欠款,为17.08亿元,占比超过96%。这个数字,相当于乐视影业2016年总资产的50%和营业收入的155%。而在2017年4月,为了解决国泰君安证券到期的股权质押贷款,贾跃亭又从乐视影业处借走了3亿元——而这3亿元是乐视影业账面上最后的现金流。

《人物》杂志曾记录了乐视影业最后的弹药借出去的细节。“直到凌晨3点,张昭都没有吃晚饭,将近60个烟蒂堆在面前的烟灰缸里……张昭的手机持续不断的响,打进来的电话有贾跃亭的,也有孙宏斌的”,漫长而又痛苦的一宿过去,下属来打探他的决定,“还是得借”,张昭仍然感念贾跃亭曾给他的支持和信任。

事实证明,这是一份有借无回的欠款。有人劝张昭离开,但他思来想去,还是不能走,“当时我们做这个公司立下过宏愿,为了这个宏愿,不管多困难,也要坚持。你作为一个公司的领袖,到底要为这个宏愿负多少责任,就是这些事”,张昭告诉《人物》杂志。

乐视分崩瓦解,但乐视影业有了后来的故事。2017年1月,孙宏斌以人民币10.5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影业15%的股权;2017年11月,为了拿到融创17.9亿元的借款与不超过30亿元的担保,乐视又将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权质押给了融创,其中,又包含 乐视影业21.8%的股权质押;2017年12月25日,融创中国继续对乐视影业进行增资。当日晚间,乐视网于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中透露,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天津嘉睿”)拟对乐视影业进行增资,增资后前者持有后者的股权比例将升至40.75%。

至此,融创已成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,贾跃亭的话语权进一步消解。

后面的故事就世人皆知了。2017年11月,乐视影业更名为“新乐视文娱”,2018年3月,再次更名乐创文娱,在企业的战略上,也从一家单纯的影视公司专为一家“以影视内容为主要媒介的IP运营公司”。半年时间,两次更名,张昭“断臂求生”。

风暴之后,张昭被称作“乐视最后的守夜人”,大家有质疑、有困惑,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位守夜人还将怎样翻身。

主题测试文章,只做测试使用。发布者:ziqiu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eauo.cn/53.html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上一篇 2019年7月1日 下午4:52
下一篇 2019年7月1日 下午5:06

相关推荐

  • 小红书终于要上直播了,但它却说不是为了变现

    对小红书的定义,可能每年都得变一变。很快,它也可以被称为直播平台了。 据自媒体“短视频工场”消息,小红书已在内测直播功能,并定向邀请部分达人参与体验。随后小红书方面回复称,直播目前仍在测试期。在淘宝直播、抖音直播、快手直播都为平台贡献新营收增长点的今天,MAU(月度活跃用户数)突破8500万的小红书面临的已经不再是做不做直播的问题。新的问题是小红书会怎么做直…

    2019年7月2日
    2200
  • 短视频十字路口:头条向左,腾讯向右

    6月12日,腾讯旗下短视频平台微视宣布内测新功能,用户可拍30秒微视短视频分享到微信朋友圈,再次为微视导流。23日,获得腾讯超7亿美元投资的快手也获得微信支持,可分享30秒短视频到微信。 去年5月,微信以“规范视听内容传播”等理由,禁止抖音、快手、微视等短视频平台分享视频链接到朋友圈。 这样的助推此前也曾有过,如在视频拍摄菜单中灰度上线“用微视拍摄”的现实推…

    2019年7月1日
    1600
  • “暴风”消散:一家昔日风口公司的荒诞终场

    和乐视、ofo一样,暴风集团的故事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这些故事有一些共同点:它们看似都不符合商业规律,在资金丰沛的时代被推上了资本的高地,却又在资本撤离时从高处跌落。 最初,局中人沉浸在资本带来的幻象中,满腔热血。2015年,暴风CEO冯鑫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采访时满怀对未来的信心:除了播放器、VR(虚拟现实)等,暴风还要做互联网教育、医疗甚至金融业务。当整…

    2019年7月1日
    1000
  • 虎牙旗下的游戏直播平台 Nimo TV 正式进入巴西

    虎牙旗下的海外游戏直播平台 Nimo TV 宣布正式进入巴西。在巴西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Nimo TV 宣布将和当地顶尖主播共同繁荣游戏直播生态。 作为首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游戏直播公司,虎牙在去年五月正式出海,Nimo TV 是虎牙100%控股的海外直播平台。截至今年5月,Nimo TV 运营的国家包括印尼、越南、泰国、巴西、墨西哥等10个国家。据公司介绍,…

    2019年7月2日
    1500
  • 淘宝、京东强攻,拼多多坚守,618狂欢背后的流量争夺战

    一、618大促期间移动购物APP行业保持快速增长 1、2019年618期间,移动购物APP行业整体规模呈现26%的平均同比增速,从预热期开始,日活跃用户规模逐步拉升,在6月18日当天达到峰值5.2亿,较5月20日增加约7500万,同比上年增长18.4% 2、今年618电商购物节活动延续去年态势,各家典型平台拉长活动周期,从5月下旬启动,进行跨月促销,活动以预…

    2019年7月1日
    1300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迎元旦六一云全场折上折,云服务器、CDN半价放地址www.61cloud.net